新笔趣阁 > 言情小说 > 陆太太的甜婚日常 > 第120章 贺小姐,伦敦之行有何收获?(三更)


    陆怀远从休息室出来,看到女孩坐在沙发上,手里握着手机,一脸心事重重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坐到她身侧揽住她肩膀。

    叶臻扬了扬手机:“我同学给我回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陆怀远扬了扬眉。

    “是叶璃让她拿出去的。”叶臻蹙着眉,“她不是没在跟NSA项目了?”

    “最近跟你父亲经常走动吗?”陆怀远问。

    叶臻摇头:“就来看过曦曦一次。是不是我爸让她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根据的事情不要乱猜。”他起身的同时,将她拉了起来。“行了。这件事暂且放下,出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还是很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叶臻现在担心的不是NSA项目有可能泄密,因为从昨晚到今早发现手机被人安装窃听器这段时间,她没有与任何人谈论过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她担心的是,今早在茶楼与陶熙环的谈话被人录下来,若是有人故意针对她,将这段谈话内容泄露出去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她果然还是不够谨慎。

    陆怀远双手捧起她的脸,眼神定定地望着她,语带担忧——

    “你担心什么,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叶臻舔了舔嘴唇:“我说了,你不能骂我。”

    陆怀远不知该哭还是该笑。

    “我几时骂过你?嗯?”

    “我没听你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他眉毛挑了挑。

    叶臻眨了眨眼,将今早与陶熙环见面之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她拉下他的手,牵住他手掌往她办公室而去,从包里拿出陶熙环给她的那名肇事者资料递给他。

    陆怀远打开信封,快速浏览一下后,脸色有些微凝重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上周,我让人照这个地址去找,人已经不在世了。”

    叶臻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陶熙环是没查到这个事实,还是为了让她帮忙故意隐瞒真相?

    这人……

    还好,她没有跟他合作。

    要不然就被他坑了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一直让人跟进,别担心。”陆怀远将纸条塞回信封,“行了,饿着肚子别再想这么多事情。走吧。有什么事回家再说。”

    他将她手机塞进包里,一手替她拿包,一手牵着她往外走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浅水湾某栋私人住宅。

    许泽玮拿着一瓶酒,两个空酒杯出来,朝背对着他抽烟的叶国礼招呼。

    “抽什么闷烟?过来喝两杯。”

    叶国礼转身,按掉手中抽了一半的烟,走过来,在许泽玮对面的沙发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明天HY要跟NSA的高管面谈。”

    “例行公事而已。NSA的人不配合,他们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。你最近跟庞董有没有私下联络?”

    “邀请了几次都拒绝了。”叶国礼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你家小女儿是挺聪明,但还不够老辣。”许泽玮晃了晃酒杯,“怎么样?有没有从你大女儿那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?”

    叶国礼摇头,“我这个大女儿,职业道德感极强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除了上次去半山那里看叶曦,他们父女俩并没有再见过面。

    他打了两次电话给叶臻一起吃饭都说没空。

    忙只是借口,不想见面是真。

    其实就算见面,他也很难从她嘴里套到什么话。

    许泽玮看他有些郁闷的脸,轻笑出声:“果然是陆怀远一手调教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BR投行那边要求百分之三的服务费太高了。明天开会能不能让他们退让一些?”

    “这个项目我们投资资金过大,没有投行支持我们拿不出这么多钱,他们的要求是有些高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谈了一会儿公事,叶国礼手机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屏幕上的名字时,他微微惊讶,但还是很快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清雨,什么事?”

    许泽玮听到他说出那个名字时,嘴角扬了扬,给自己的杯子又添了些酒。

    电话里的孟清雨不知说了什么,叶国礼眉头微蹙,脸色凝重好几分。

    “把地址发给我,我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叶国礼挂了电话便对许泽玮道:“今天先到这吧。清雨那边有点急事我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许泽玮一脸了然的笑意,做出个请的手势。“要不要让司机送你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叶国礼匆忙离开。

    驱车赶到孟清雨所发的公寓楼下已经是四十分钟之后。

    叶国礼从电梯出来,一眼就看到那倚在门边叼着烟的陶熙环。

    “陶生,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“叶生是过来帮我女朋友驱赶骚扰她的‘神经病人’?”

    叶国礼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最近为了NSA的案子他一直停留在港,但与孟清雨之间,自从那一晚过后便恢复了以往上司与下属的关系。

    酒店里有女儿叶璃在,出门谈公事有杜宜琳跟着,他们之间,还真没有任何的暧昧举止。

    就连多望她一眼的冲动,他也收敛得极好。

    早晨孟清雨请了私假说要回家一趟,没想到晚上便打电话给他,说有个神经病在她门口骚扰,报警几次都抓不到人,阿SIR都要警告她再报假警就要拉她去喝咖啡了。

    她在电话里的语气过于焦急与害怕,他想也没想便直接过来了。

    但他没想到,她所说的那个“神经病人”是陶熙环。

    “清雨只是说有人骚扰她,并未说明是陶生你。”叶国礼顿了顿,“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叶国礼神情及语气都很平淡,倒是陶熙环一把吐出嘴里咬着烟,自从见到他从电梯出来之后心里头就憋着的一股火全都爆发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跟我女朋友有什么误会关你什么事?”他语气极其恶劣,“你不过是她上司,现在是私人时间,有多远给我滚多远!”

    他伸出手指指向电梯门。

    女朋友?应该是前女友比较准确吧?

    叶国礼下颚紧了紧,并未应声,却掏出手机直接拨打孟清雨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才接通,陶熙环几大步冲上来,抢过他手机直接甩到墙壁上,发出清脆的“咔”声,手机落地,屏幕裂开。

    叶国礼脸色极不好看,陶熙环也好不到哪去,那只手指依然指着电梯门,咬牙切齿地迸出两个字:“滚啊!”

    “陶熙环,你这个神经病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这时,两人身后那扇门‘碰’地打开,孟清雨一脸怒意地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清雨……”

    陶熙环见她终于开门,转身朝她冲了过去,双手正欲环上她肩膀却被她一把推开——

    “陶熙环,有多远给我滚多远。”

    推开他后,孟清雨随手锁上门朝站在那里不发一言的叶国礼走去。

    “孟清雨……”陶熙环从身后跟上来。

    她压根不理会他,直直地越过叶国礼身侧,弯腰将那只被人摔得屏幕面目全非的手机捡起来,递还给叶国礼——

    “叶生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孟清雨,你有病啊?跟他道什么歉?”

    陶熙环气得胸脯上下起伏着,放在身侧的两只手紧握成拳。

    孟清雨转头瞪他:“有病的人是你。叶生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叶国礼接过手机,不打算参与他们的争执当中。

    孟清雨说要走时,他只是点了下头,转身与她往电梯而去。

    “我有病啊,而且病得不轻,只有你能治,所以,不许你跟他走。”

    陶熙环冲过来从身后扯住孟清雨手臂。

    孟清雨被他抓疼,秀眉微蹙,“我跟谁走与你无关。给我放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谁走都不能跟他走。你让我说多少遍,他是有妇之夫,为什么要这么作贱自己?”

    叶国礼脸色沉下来,正欲开口解释些什么,孟清雨却比更快开口了——

    “我做贱自己?你跟杜宣琳躺在我新买的*上**时就不作贱我吗?”

    她语气很轻,像是说一件与自己毫无相关的事情,可她的眼底却像是淬了冰,冷得他握着她手臂的手不由得渐渐地松开力道,渐渐地,渐渐地滑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张口想解释什么,喉咙却像是被什么堵住一样。

    他眼睁睁地看着她与叶国礼进了电梯,眼睁睁地看着电梯合上。

    ‘碰’一声,拳头重重地砸在墙壁上。

    有些错,真的不能犯。

    -

    车里,孟清雨静静地望着窗外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叶国礼也没开口问,车子就这么漫无目的地开着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让你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在等某个交通信号灯时,她忽然开口,声音有些嘶哑。

    男人放在方向盘上的手紧了紧,“晚上有没有吃饭?”

    他没问她与陶熙环之间的事情,他并没有那个立场。

    他没在立场安慰她,更没有立场去指责陶熙环。

    他同样也不是什么好男人。

    或许比陶熙环更渣。

    他只是没想到,杜宣琳跟她,还有陶熙环之间关系这么复杂。

    这阵子,她们俩个还因为项目的事情天天见面。

    表面上,两个女人都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可此时,他明白,她心里有疼。

    或许更多是难言的委屈与难堪。

    可她不说,什么也没说,什么都一个人默默地承受,就像——

    漫如。

    他闭了闭眼。

    他听到她说:“请你吃宵夜,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他说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孟清雨带叶国礼去的夜宵摊。

    晚上九点,人潮拥挤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他们挑了个靠里的位置,才坐下,微微发胖的老板娘便凑上来与孟清雨熟稔地招呼——

    “阿雨,几时回来的?环仔他们呢?你朋友啊?食咩?”

    孟清雨打开桌面上的一次方便筷后抬头看叶国礼再看老板娘介绍道:“我老板。老样子,一碗云吞面加耗油芥兰。”说着转头看向叶国礼:“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熟,你点。”叶国礼扬了扬唇。

    老板娘笑咪咪看着他:“先生第一次来我们这时,来碗招牌虾仔捞面啰……”

    “加份南乳猪手,值得一偿。”

    孟清雨弯着眼向叶国礼推荐。

    叶国礼想了没想便应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即刻落单。有事叫我。”

    老板娘转身往厨房窗口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边很熟?”叶国礼接过孟清雨替过来的筷子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十岁就来H市了,十九岁才出国留学。怎么不熟?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国礼很是惊讶,“之前一直以为你在湖洲念完高中才出国留学。”

    “我中学又回湖洲念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来你别笑话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笑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粤语跟英语都讲不好,老被同学笑话我是捞妹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刚说好了,不准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怀远与叶臻回到家已经十点,客厅里灯火通明,他们才踏入玄关,热闹的谈话声清晰地传入耳内。

    安李莹女士,安琪,简星辰,叶曦都在,还多了几个意外出现在此这里的人:原本应该在英国治腿的贺静嘉,还有第一次过来这边的陆怀柔女士及向明月。

    难得的是叶曦,虽然害怕,却一直乖乖地窝在简星辰身侧看着大人们谈笑风声。

    见到他们回来,纷纷扬声招呼,叶曦则是跑到叶臻身侧,拉着她的手一脸开心的模样,小手伸出去抚着姐姐手里抱着的鲜花。

    “我先回楼上,你们慢聊。”

    陆怀远听着一屋子女人的吵杂声有些头疼,接过叶臻怀中抱着的花束率先上楼。

    一群女人也没打算拉他这个男人加入聊天阵营。

    安李莹女士招呼叶臻过去坐。

    “妈。”叶臻牵着妹妹的手坐到安女士身侧,看了看在座的各位:“今天大家怎么都有空过来?”

    “补课补得烦死了,后天要开学,当然要过来放松两天。”向明月笑咪咪地搂着陆怀柔的手臂:“学习要劳逸结合才行,对不对妈咪?”

    “你只有逸没有劳。”

    “向明月,你再不补,高中能不能毕业还是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都不知你脑袋是不是装的豆腐渣。看看人家徐宓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怪就怪那万恶的应试教育……”

    “啧啧,明明是自己智商着急还怪应试教育。”

    “呵,智商这东西是天赋,可遇不可求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在调侃向明月,惹得她哇哇叫。

    “Gerlin,你腿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叶臻转头面向贺静嘉。

    去英国之前还坐着轮椅了,现在轮椅不见了,小腿上的石膏也拆了,只绑了一层纱布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。”贺静嘉扬了扬唇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不是说要顺便在那边谈个能源合作项目?”

    “英国总公司已经将项目交给亚洲区负责人,我们在这边接洽就行了。你们NSA项目进行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两人聊了几句就被安琪叫停,不许谈公事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伦敦之行有什么收获?”

    安琪俯道过来,在她耳边低问了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