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言情小说 > 病娇毒妃狠绝色 > 三一六、你们想赢吗?想赢的话,我可以帮你们!(一更)


    “别轻举妄动!那位叶小姐身份不一般,不要惹麻烦!”雷老板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刺青男子应了声,看向叶渺沈狼离开的方向,眼神很不友善。

    这时一名五十左右,长着一对招风耳的老者走过来,神情几分焦急,“雷老板,昨晚那些人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又来?”刺青男子双眸怒火闪耀,“雷老板,胡管事,我去打发他们走!”

    “雷二,站住!”雷老板一声喝,名雷二的刺青男子不情不愿地站住。

    “昨天已经有两个兄弟被废了,今天要是他们用同样的办法再伤人,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胡管事建议着道:“今晚的角斗要不要暂停?”

    雷老板面色阴沉,“开了擂台就不能停,这是咱们地下城坚持了十几年的规矩!”

    胡管事和雷二对望一眼,又愤怒又担忧。

    “吩咐兄弟们,等会小心点。”雷老板说完,看到下完注的叶渺和沈狼正朝这边走来,叶渺挥舞着手中的单据,“安排四个好点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胡管事不知道叶渺和沈狼的事情,心中疑惑,但没多问,应了一声,“是,雷老板。”

    雷二看着叶渺两人,眸中冷光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天生对危险敏感的沈狼,正要不自觉亮出獠牙,听到身边少女低低喊了一声“沈狼”,那未来得及散出的气势,迅速收拢。

    叶渺走到雷老板跟前,看着离开的胡管事,故作不知情,好奇问道:“田老板,刚刚那人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问路的。”雷老板淡淡道。

    叶渺:...

    她哦了一声,将手中单据一扬,笑眯眯道:“下好注了,连田老板的一起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我朋友那边给我留了位置。”雷老板道:“一起。”

    叶渺自是求之不得,“那我就跟着田老板沾光了。”

    几人走向角斗场二楼看台,那里早已坐满了人,衣着华贵,气度非凡,皆非寻常人。

    衣着朴素的三人去到那里,本该是格格不入的,却不知怎的,半点没有违和感。

    叶渺看到有四个空缺的位置,用眼神询问雷老板是不是那里。

    见雷老板点点头,便走过去坐下,发现那里正对角斗笼,可将里面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哇,这位置真不错!”叶渺好奇地左右瞧瞧,赞道:“田老板的朋友真不赖。”

    “朋友跟这里的管事有点关系。”雷老板嗯了一声,不想在此问题上多作纠缠,随口问道:“下了多少注?”

    “第一次玩不懂,就随便买了些。”

    雷老板也没多问,看向下方角斗笼里本来活动筋骨的两人已经停了下来,淡淡道:“要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叶渺便收回好奇的目光,将一双妙目投向角斗笼。

    笼中两人一人着蓝裤,一人着红裤,二十五左右的年纪,均光着上身,目光凶狠。

    露在外的肌肉贲张,线条夸张,因为抹了油,在灯光下发着光。

    穿红裤的男子从喉间发出一声挑衅的怒吼,蓝裤男子同样怒吼回应。

    角斗笼外围着的普通客人迅速激动起来,挥舞着双臂,大声喊着自己支持的一方的名字。

    随着角斗笼外一名男子叫了一声“开始”,红裤男子一记左勾拳又快又狠,男裤男子右手一挡,左手快速击向对方腹部。

    在一声高亢过一声的欢呼声中,两人凶狠地纠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沈狼目光专注而炙热地看着对战中的两人,叶渺则学着下面的人,喊着红方加油,小脸在灯光下,激动得通红。

    不过一刻钟,底下便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红方胜。

    叶渺欢呼一声,“田老板,您怎么看出红方会胜的?”

    雷老板神情淡淡,“随便猜的。”

    “哇!田老板您运气真好!”叶渺兴奋道:“接下来您说买哪方就买哪方!”

    雷老板还没说话,已有地下城小厮模样的人,恭敬地送过来四张银票。

    那是他们刚才下注赢的银子和本金。

    雷老板随手接过,正要递给叶渺,眼角余光看到上面的额度,眼皮抽了抽。

    “一千两?随便玩玩?”

    一千两银子,可是一个普通百姓人家,几辈子的开销了。

    “对呀,随便玩玩。”叶渺抽回两张银票,看了眼角斗笼里刚进去的两人,笑眯眯道:“田老板,这次买谁赢?”

    一个女孩子,这么滥赌...

    雷老板心中生出两分不喜,意有所指道:“我这人见好就收,接下来叶...公子想买什么就买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叶渺也不勉强,对一旁的小厮道:“刚才我买红方赢了,这次就买蓝方赢。”

    她将两千两银子一递,“这是堵注。”

    小厮只是地下城最底层的人,并不认得一方霸主雷老板,就算见过,也不会相信雷老板会出现在这种普通的贵宾席上,观看最初级的角斗赛。

    对于叶渺这么随便的下注方式,他眸光闪了闪,没说什么,收下叶渺递过来的银票,“公子请稍等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雷老板却微微皱了眉,眸光动不动声色地扫过叶渺紧致的脸颊,似乎在判断她是凑巧还是扮猪吃老虎。

    以雷老板的经验,每一场角斗的胜负,他最少能猜中七成。

    像这种水平初级的角斗,他能猜中九成。接下来的这一场,他一眼就能看出,蓝方有九成会获胜。

    欢呼声很快响起,叶渺激动道:“开始了开始了!”

    规定的一刻钟的时间到后,红方被鲜血淋漓地抬走。

    叶渺看着小厮送上来的四千两银票,哇了一声,“想不到田老板的好运传染给了我!”

    “公子还要继续下注吗?”小厮问道,心里则想着这小公子运气真好。

    叶渺看了眼接下来要进入角斗笼的两人,犹豫了一下,“还是买蓝方吧。”

    小厮收了银票正要离开,听到叶渺在后面喊“等等等等,我想改红方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公子。”小厮道。

    刚走了没两步,又听到后面的小公子道:“等等!不行,我还是买蓝方!”

    小厮回过头,露出礼貌的笑容,“公子确定好了没?”

    叶渺咬了咬唇,似乎左右为难,最后终于不得已下定决心,“蓝方!”

    雷老板垂着眸子没出声,雷二眼睛眯起,跟在雷老板身边多年,他的眼光也不错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五场,叶渺买哪边哪边赢,因为每次连本带赢的一起下注,有些赔率去到一比二,四千变八千,八千变两万四...叶渺很快赢了近十万两银子。

    光她自己赢不说,二楼隔壁左右的注意到她的好运,纷纷跟着下注,且都是大面额。

    这下子终于引起了胡管事的注意。

    等他出来,随着地下城里负责收注的管事的手指方向一看,不由嘴角抽动。

    雷老板啊,您带着个外人来赢自己家的银子,这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胡管事以为叶渺能赢那么多,是雷老板的指点。

    毕竟能将胜负率百分百猜中的,除了雷老板,胡管事想不到还有什么人。

    他的出现自然让雷老板看到了。

    虽然看不到胡管事的眼神,但雷老板能猜中他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不是我指点的!他在心中道,同时看向叶渺的眼神越来越深沉。

    胡管事没有读心术,大手一挥,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老板想赢自己家的银子,想送别人银子,他一个管事的管不着。

    而且几十万银子而已,输得起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,才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胡管事说完就走了,留下角斗场几个中下层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砰砰砰,底下一阵锣鼓声响起。

    围在角斗笼周边的客人不但没有停下喧哗,反而越来越疯狂激动。

    “武王角斗,现在开始!”

    武王角斗,是地下城每月最后五天的盛事。

    地下城的十位高级武师,会出来迎接挑战,赔率统一是一比十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赔率,吸引了无数疯狂的堵客!

    外面喧嚣震天,武师们休息的地方气氛却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“昨天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,”胡管事沉重道:“有两位兄弟废了,那帮人今天又来了,各位兄弟们,勿必小心!”

    十人被废了两人,还剩八人。

    一名叫罗刚的武师冷笑两声,“他们今天要是选到我,定要他们好看。”

    胡管事没说什么,只道了一句:“大家莫轻敌。”

    时辰到了,八位武师走到角斗笼外面,由接下来的挑战者挑选对手。

    一名戴着老鹰面具的男子过来,指了指罗刚,“就他。”

    罗刚冷笑着进了角斗笼。

    快要开始的时候,一个留着八字须、看起来就挺猥琐的中年男子来到角斗笼边。

    “罗刚,给你个机会投靠我。”他趾高气昂道,“不然,我会让你像昨天那两人一样废掉!”

    “呸!”罗刚一口口水吐到他脸上,“李德你个王八羔子,想收买老子?滚!”

    李德抹了抹脸上的口水,发出尖利的阴笑声,“给我往死里打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但第一场鹰面男子与罗刚,并未让客人见到如之前一般热血沸腾的场面。

    因为武王挑战,有一个规矩:地下城每位武师,在受伤不严重的前提下,可接受两次挑战;若受伤严重,则立马下场,不再接受挑战。

    罗刚武功不弱,鹰面男子想将他打至废了的程度不太可能,只是重伤不是他们的目的,所以他采取的战术,是消耗罗刚的体力,却不伤他。

    若是普通对战,罗刚亦可陪着鹰面男子四两拨千金的游斗,但这里是地下城的角斗场。

    每个来这里的客人,是为了看真拳实战,不是为了看花花招式。

    鹰面男子可以不要脸的取巧,但罗刚身为地下城的武师,不可以砸地下城的招牌。

    所以明知对方是有意消耗他的体力,罗刚也只能硬着头皮上。

    仅管如此,底下看客还是嘘声一片,全然没有以前武王角斗的兴奋欢呼。

    两刻钟过后,鹰面男子落败。

    然而赢了的罗刚,和其他七位武师一样,面无表情,输了的一方反而笑得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因为两方都知道,接下来的那一场,才是重头戏。

    第二位上来的是一位戴着老虎面具的男子,手指罗刚,“就他!”

    同昨天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第一轮先消耗指定武师的气力,第二轮再上来个更厉害的,招招致命。

    有不少昨天来的客人嗅出端倪,意识到接下来会是一场精彩绝伦的角斗,整个人都激动得疯狂起来。

    看客台上的雷老板顾不上理会为何叶渺百分百买中,低低对她道了一声,“我有事,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叶渺眸子闪了闪,“田老板请便。”

    随即又看向角斗笼。

    这里发生的事情,同前世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地下城势力之大,赚钱之多,自然会引来各方觊觎,每隔些日子便会有人来闹事,最后都被化解。

    但这次有些不同,因为这次来闹事的,不是别人,而是地下城曾经的三当家孙忠。

    他因和雷老板观念不合,三年前被赶出洛北城,此次是找了个靠山,专门回来想取代雷老板城主的位置,将地下城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孙忠对地下城的武师非常了解,他暗中筹划三年,专门针对各武师的弱点训练自己的人,所以昨天一出手,便将十个武师废了两个。

    看今日这架式,若是中间不出意外,可再废掉两个。

    武王角斗五天,一天废掉两个,五天十个。

    孙忠是计划好了的。

    地下城最厉害的十个武师没了,角斗场便失去了意义。

    叶渺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角斗笼里的对战开始了一会,叶渺不由望下去。

    罗刚已被虎面男子击中三拳,嘴角鲜血直流,面色惨白,看情形受伤不轻。

    这时旁边的沈狼突然戒备起来。

    叶渺回头,只见雷二带了七八人,面无表情地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田护卫,这些是你的朋友吗?”叶渺眨着眼,天真问道。

    “少装蒜了。”雷二冷笑道:“你跟李德是一伙的吧?”

    底下突然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,叶渺扭头瞟了一眼,只见罗刚趴在地上一动不动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“带走!”雷二也看到了,更加愤怒,直接让人将叶渺和沈狼带走。

    叶渺用眼神示意沈狼不要轻举妄动,对着雷二笑眯眯道:

    “田护卫啊,你们这样下去不行啊,对方再用一次同样的手法,你们的武师今晚又要被废掉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想赢吗?想赢的话,我可以帮你们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