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妖孽仙皇在都市 > 第829章 密谋,神都司马承!
    从萧尘那里出来,和沈泰阳一起返回丹塔路上,南宫嫣然始终心绪不宁。

    “二长老,他……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如果换做另外一个人,把天人五衰说成不是很严重的问题,她肯定不相信。

    然而萧尘,她没办法质疑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因为萧尘拿到了满分,更因为萧尘的神秘以及在丹道上无可比拟的造诣。

    她相信,萧尘绝非无名之辈。

    “嫣然,不是我不告诉你,而是他的身份实在不可说,不可说啊!”

    沈泰阳连连摇头,就好像是在谈论一件禁忌的事一样。

    南宫嫣然闻言无奈,但心里对萧尘的身份越加好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在神都府邸,王庄和司马佐也在议论第二轮比赛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殿下,你对这个凭空冒出来的萧尘怎么看?”王庄迟疑地问道。

    他实在难以相信,有人能答对第十题拿到满分,而且还是一个原本在丹道界没什么名气的人物。

    当时在现场,所有人都在议论萧尘是谁,硬是没有一个听说过。

    “还用问吗?”司马佐淡淡道,“无论是在仙界,还是在我们神都,天人五衰都是公认无解的难题,不可能有人知晓答案。所以小丹塔的人在包庇那个萧尘,这也算他们的主场优势!”

    显然,司马佐和杨宁的观点一样。

    王庄闻言,讶异道:“殿下的意思是,他们作弊?”

    “不然,你以为小丹塔为什么将所有人分开,单独考核?”司马佐嗤笑道,“他们怕输给我们,令丹塔颜面扫地,故而偷偷地给自己人加分!”

    “南宫嫣然才是丹塔自己人吧,为何不让南宫嫣然得满分?”王庄疑惑。

    “笨蛋,那样岂不是太明显,落人口实?”司马佐哼道,“这个萧尘你事先听说过吗?找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来扛大旗,恰恰会有出人意料的效果!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如此,那丹塔真是不要脸至极!”王庄神色阴寒道,“我上次和丹塔接触,还赞叹他们光明磊落呢,想不到能做出这种卑鄙的事来!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让他们如愿的,必须想一个对策!”司马佐沉吟道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外面一阵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谁?”司马佐和王庄同时警惕道。

    “大衍丹宗马世承,久闻神都七殿下之名,特来一见!”外面的人喊道。

    “大衍丹宗?”司马佐和王庄相视一眼。

    丹道大会上除了萧尘,就属大衍丹宗最出风头,他们神都和丹塔都俨然沦为了陪衬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您看……”王庄征求司马佐意见。

    “本王现在没心情!”司马佐道,“你出去打发他走!”

    “好!”王庄说着,就欲要开口让马世承离开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门被强行震开,一道人影强势闯入。

    “司马佐,我要见你,你居然敢避而不见,谁给你的胆子?”

    来人气势汹汹,威武雄壮。

    王庄下意识地要呵斥,但当看清来人黑袍之下的面容之时,吓得一哆嗦,惊道:“大殿下?”

    司马佐闻言,也是猛然起身,盯着来人道:“司马承,是你?”

    马世承,司马承,这根本是一个人,他居然一直没有意识到?

    “七弟,你不觉得该喊我一声皇兄吗?”司马承高傲地望着司马佐道。

    司马佐神色阴沉,质问道:“你来干什么,不是说好由我代表神都参加丹道大会吗,你捣什么乱?”

    司马承闻言讥笑道:“你代表神都,那神都的脸不是让你丢尽了?”

    “你敢瞧不起我?”司马佐愤怒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瞧不起你,而是你自己不争气!”司马承冷冷道,“那个突然冒出来的萧尘暂且不说,就连南宫嫣然和段秋阳都比你高明,你确定不是给神都丢脸吗?”

    “哼,第一轮我没尽力,第二轮只是回答几个问题,跟真正的炼丹术不搭边。如果是实战,我绝对不输给任何人!”司马佐冷笑道,“况且你第二轮排名还在我后面,有资格说我?”

    “那好啊,我可以退出去,让你一个人去跟萧尘、南宫嫣然和段秋阳他们斗。万一最后你输了,可不要怪我没帮你!”司马承耸了耸肩,无所谓道。

    司马佐闻言,神色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南宫嫣然、段秋阳实力不弱于他,再加上丹塔主场优势和一个不知底细的萧尘,他如今已经没多少把握能夺冠。

    “行了,那你说我们要怎么合作?”司马佐道,“所有人都不在一个地方考核,如果丹塔要耍阴招,我们也没办法!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有应对的方法!”司马承说着,拿出一个微小迷你型的丹炉交给司马佐道,“这是师父让我带给你的!”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司马佐接过迷你丹炉,欣喜不已,如获至宝。

    “毕竟你才是神都代表,明天就由你和丹塔交涉。而我则继续以大衍丹宗的身份隐藏,等待机会给予他们致命一击!”司马承嘴角浮现出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跟大衍丹宗是怎么回事?”司马佐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师父为什么这么器重我?因为我办事永远比你靠谱,比你效率更高!”司马承讥讽道,“大衍丹宗已经臣服于我!”

    “哼,区区一个大衍丹宗而已,得意什么?”司马佐神色轻蔑,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一旁王庄闻言,问道:“大殿下,如果大衍丹宗臣服于您,那大衍丹宗江无极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,他是我的人!”司马承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大殿下果然高明,王某佩服!”王庄心悦诚服道。

    “呵,我的暗桩可不止大衍丹宗!”司马承冷笑道,“明天就准备看好戏吧,我会让世人知道神都丹道的博大精深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休息一晚。

    第二天,众人再齐聚,准备进行丹道大会第三轮比试。

    第二轮两百人,取前五十名晋级第三轮。

    “请昨天晋级的参赛者做好准备,第三轮马上开始!”

    丹塔上,大长老宣布之后,祭出小丹塔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但在这时,司马佐一跃而上,阻止第三轮进行。

    “七殿下,你这是何意?”大长老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现场众人也都面面相觑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司马佐凌空负手而立,朗声道:“我认为你们丹塔的比赛机制不合理,我要提一点意见!”